以人為本,以生命為重的心理專業服務處所

心理師文章 ARTICLES

一般心理健康 / 2014.10.24
心理劇的舞台 ─ 看到真正的自我

  

心理劇的舞台 看到真正的自我

 

歐吉桐  臨床心理師  2014/10/24

 

人生像個舞台,每日在舞台上演出各種戲碼,有時候是家庭衝突劇,有時候是職場角力劇,有時候是情感曖昧劇,有時是手足競爭劇,有時候是個人內心劇,無時無刻不在上演。只是這些場景總是一成不便的重複上演,因為沒有時間思考,只能想到什麼就反應什麼,好像是一種自動化反應。

譬如,母親的嘮叨刺激出現,我當下的反應可能就是她又來了,她又要要求我,她又要控制我了,我隨即腦中怒火就上來,馬上回擊,找她缺點,挑她毛病,最後總是兩人不歡而散,這是一部多年不會變的戲碼。

另一場景可能是,每當過年要回婆家圍爐,做太太的心裡面百般不願意,可是礙於傳統只能順從,可是要出發的過程中就會上演各種衝突的戲碼,做丈夫的只能一昧的擺低姿態,處在兩邊家庭的中間地帶,兩邊都不能得罪,辛苦萬千,也只能吞下去,如此每年上演一次,直到有一天大家都老了。

更常見的是,男女朋友之間上演的戲碼,從曖昧到認定之間戲碼千奇百怪無奇不有。女友等著男友來了解他心中的珍藏秘密與需求,如果男友猜錯了,女友心裡會出現令自己生氣的結論是「你不在意我,你不愛我」,會指責男生,如果你在意我,你愛我應該知道我的需要啊。男生面對此景只能啞巴吃黃蓮,無話可說,因為聽起來好像有道理,但心裡是又懊惱、又挫折,男生此時能做的不是自責,就是生氣女生,可以想像最後的結局沒有人是開心的。心理的怨恨也讓兩人的距離漸行漸遠。

 

這些場景的發生都是瞬間幾秒之內要回應的,沒有過人的腦力是無法立即給予適切有用的回應的。我們最快的反應就是找出腦中舊有的記憶檔案,而這樣舊有的檔案通常是過時的,不切合當下的。當然結果就是重複舊有模式,重蹈覆轍。心理劇就是讓這樣的場景可以變成慢動作播放,可以重來,可以有更多時間與更多的頭腦一起來找出更適切的劇本可以在下次演出。或是因為重新演出而有更多的看到與了解。

 

陳小姐參加了心理劇團體,有一次她出來當主角,提出主題是她常常對於同事的爭執非常的生氣,這樣的生氣也讓她自己很不舒服,她總要去努力的勸她們和解。這樣的事情不斷的發生,在演出階段,導演讓她演出同事衝突時的場景,及看她如何反應,心理劇的特色就是可以讓互動場景重來,且更可以讓場景簡化變成像一個雕塑品一樣。導演請她將衝突兩人以及她在場的樣子雕塑出來,那個圖像是兩個人在兩邊,她在中間拉著。導演問她這場景看起來熟悉嗎?像什麼?她突然若有所解的說:「這好像在我家,父母衝突時她就會在中間,手拉著的場景」,原來我不能接受同事衝突是與家裡的衝突有關的,我害怕他們衝突。此時導演更發現,在三個人之間是她緊緊拉著父母兩方的手。她說:「因為我害怕爸媽的衝突會讓他們分開,讓這個家不完整了,我怕爸媽會有一個人離開了」(此時眼淚慢慢從眼眶流下)。最後,回到一開始,再讓她試著去面對同事的衝突,她似乎變成另一個人,對於衝突,可以保持理性的看待,不至於將自己崁入兩人衝突之間,她只是一個在外面的旁觀者了。

 

    在不斷重複演出的劇碼中,背後常常隱藏著一個深層不被看到的故事,在不斷的述說中往往說不出他真正的原意,看不到真正的自己,而得不到真正的了解與解決。透過心理劇的演出,自己有機會說出心中真正的渴望與心情,真正的釋放與自由也將浮現。

桐心理治療所
網頁設計威普網站

Copyright © 桐心理治療所 All Rights Reserved.    網頁設計威普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