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為本,以生命為重的心理專業服務處所

心理師文章 ARTICLES

關係 / 2016.11.16
原來,那就是愛--為愛興訟

 

文章「原來,那就是愛--為愛興訟」由心理師---王麗娟老師撰寫,文情並茂的文章榮獲第十五屆文薈獎心情故事類組,第一名的短篇文章,讀完令人心中悸動,滿是感觸。文中寫實地從第一人稱觀點出發,作者為重度自閉症孩童千辛萬苦爭取權利,以專業的心理測驗評估為工具,透過層層繁複的司法途徑不斷努力。經歷過許多漠視跟低潮,終於在最後讓人理解到,這些弱勢孩童,雖然沒辦法用言語表達,但他們也和你我一樣有著感覺、情緒、同樣具有想法。他們能表達,不過方法特別,就像那和煦陽光,是那麼璀璨溫暖,早已存在你我身邊,只不過我們從未仔細體會。

以下為原文
======================================================================

「原來,那就是愛--為愛興訟」

約定時間已到,我焦急的檢查攝影機儲存空間,心不在焉翻閱卷宗,排列三十張注音符號字卡與詞卡,再次整理魏氏兒童智力量表圖冊、積木、計分紙、碼錶就定位,一籃點心、餅乾和飲料等增強物,憤怒鳥濕毛巾備用,萬事俱備。

電動門開啟,小平頭下蒼白削瘦臉龐,兩隻斜眼穿透我射向天花板光影,空洞無表情,陳舊棉質衣褲遮住修長身形,腳下釘住不動任由保育員催促推拉,是重度自閉症者沒錯。

問題在於,受鑑定人不是女生嗎?這個人是誰?

十分之一秒間,我嘲笑自己的吃驚,身心障礙少女常被隱去性徵,就像安養院長者莫辨性別,他們被保護,被剝奪獨特性,他們已經很難照顧,是以不能增加困擾。

回答智力測驗題目時,她還能平靜理智,我們以一小角洋芋片和大大微笑做鼓勵,這是臨床心理師的拿手好戲,準備進入關鍵程序。

題目很長,我一口氣唸完:「你有沒有曾經被大人,或年紀比你大很多的人,在你不願意的情形下碰觸你的性器官或私處,例如:尿尿的地方或屁股等。」她前後搖晃身體,無法說話,無法執筆,無法點指文字。我拿出早期療育課程常用的紅色圓點貼紙,希望她黏在二選一答案上,不料她立刻貼上後頸,拿幾張貼幾張。給她一小瓶水擺放答案位置,她著迷地微微搖晃,觀察水線規律變化。多方嘗試後,她以一瓶綠色沐浴乳做為表達工具,感謝飯店贈送好物。

「我試著不去談論、回想或感受那件事。0從未這樣,1很少這樣,2有時候這樣,3很多時間這樣,4大部份時間這樣。」她拍頭、破壞答案紙、推人、推桌、丟出作答用瓶子、高聲叫「嗚~」。鑑定過程低氣壓,殘忍地依量表詢問91題關於經驗和感受題目,只得給出更多洋芋片,我知道她不想吃,她只是接受,以緩解情緒負擔。

交出五萬字鑑定報告後,天天等著法院傳喚。法官不傳我,幾度打電話問審理進度,表明出庭說明意願,書記官回覆「法官說沒有爭點」。時間在擔心中度過,沒機會出庭作證分明是壞預兆,還巴巴地上網查詢宣判日期。沒有人對宣判感興趣,只有我一人到庭,聽到無罪宣判幾個字,彷彿我才是天底下有罪之人,我辜負了她,坐在路邊哭到假睫毛掉下來。

經由檢察官上訴,最終出庭高等法院,我得到說明機會,也漸漸獲得現實感。身心障礙者終生處於受虐、受暴的高度風險中,一位無口語能力自閉症少女的文字表達,能夠被視為證詞,終致成案、審理、爭議、交付精神鑑定、審判、上訴,已經是臺灣司法史上的首例,或稱奇蹟!沈甸甸卷宗記載許多人挺身守護她,反觀臨床心理工作中,許多自閉症者的父母師長仍然無視世界各國報告案例,視其為特例而非通案,終究沒能給孩子口語以外的表達機會,還好在文薈獎舞台上,多位低口語或無口語自閉症者獲得肯定。

餵飯、穿衣是愛,把財產信託給孩子是愛,脅迫手足日後嫁娶務必帶著傻哥哥是愛。還有一種愛,是相信他有感受、能表達,即使千夫所指。

桐心理治療所
網頁設計威普網站

Copyright © 桐心理治療所 All Rights Reserved.    網頁設計威普網站